在下酒氿.

【雷安】龙的娘子(应龙雷狮x道士安迷修)

白鹭洲:

*中华土味版龙的新娘,沙雕OOC。




龙的娘子


 


 自私伤人,无私亦是。


*


21世纪,也还是有道士的,比如安迷修。


道士也沾人间烟火,他是出版社编辑,私下帮别人斩妖除魔看风水赚外快,主要收入来源就是这个。毕竟建国以后不许成精,他不能大张旗鼓说自己有特殊业务,否则不符合时代价值观。但实际上,很多找他看风水啊处理“问题”的,都是些有点名堂的人。


安迷修因为天资不错被道观主动收养,作为优秀毕业生代表下山入行,在他下山多年后,师父第一次集结了全门派弟子,召开紧急会议。


他师父穿了个布衫,坐在一把红木椅子上,背后是个大荧幕,放映着红黄蓝三原色配色可怕的PPT。师父拿个了红外线笔,往屏幕上照。


“看,这里,前几天,塌了个楼,没原因。”


“这里,地基毁了,找不到原因。”


“这个水族馆也出事。”


师父见弟子们都埋头玩手机,疯狂拍打椅子扶手。


“妖怪啊!!”


“大妖怪!”


“发财的!!”


众弟子齐刷刷抬起头来了。


 


*


雷狮,名字里有个狮字儿。


但他是条鲤鱼,鲤鱼精,鱼鳍漂亮,像野兽的鬓毛,还是金色的。


他谈恋爱了。


公元前,人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,三天打鱼两天晒网,在雷狮居住的河流附近,有个长得及其不像山野村夫的村夫——安迷修。


好像是两个种族的混血儿,安迷修长了双绿松石般的眼睛,连雷狮身边的其他鲤鱼都不得不承认:这串儿串得也太恰到好处了!


这么说的鲤鱼都被雷狮揍了,他说这人只能我骂,谁喊他串儿我把谁叉成串儿。


安迷修谈恋爱了。


每年给河神上供,第十九年的时候下雨路滑,栽进了水里,邂逅了一条相貌英俊的鲤鱼。那时候人对爱情没那么多概念,就是两两搭配干活不累维持一下生计这样子。跟雷狮谈恋爱以后打鱼都不用愁,靠卖鱼干发了财,安迷修很开心。


雷狮说,族里判死刑的犯人,都交给安迷修了。


在那条河里,每当有小鲤鱼不听话,妈妈都会告诉它,你再不听话,要被抓去喂安迷修。


在那条河里,一旦有鱼违法乱纪,都会被斥责,你这样的鱼,要被抓去喂安迷修。


 


*


有妖怪怎么办,找出来啊!


众弟子哗啦一下冲出去,大妖怪,发财的!


老师父看着空空如也的厅堂,气得吹胡子瞪眼:“钻钱眼里的东西,不知道什么妖怪就去找,找个屁呀!”


却见大厅中央还孤零零站着个安迷修,大喜,看来还是有质朴修道之人的。


“师父,你把这图放大我看看。”安迷修点点其中一张。


“这爪印,三趾在前一趾后,这缝里闪闪发光的是鳞吧?”安迷修瞪大眼睛,“还能放大点吗师父?”


“能!”师父得意地按下手里的按钮,“天乾八十一号卫星拍的,超清!”


“有这爪和鳞片的东西多了去了。”安迷修皱眉头,忽然看到两栋废墟间有刮擦的痕迹,“师父,这是不是翅膀留下的?”


“四爪四趾,有翅,你看这蜿蜒的痕迹,这家伙必定身形细长。”师父摸了摸胡须,“没有这翅膀还真不好找,有翅膀嘛……树大招风啊!大声说出你的答案!”


“应龙!”安迷修震惊。


鲤鱼跃龙门成蛟妖,修脸千年渡劫成龙,再五百年成角龙,再千年修炼方成应龙。应龙之辈,多出帝王神魔,这家伙,了不得。


安迷修一跃而起。


“发财了!”


 


*


人妖殊途,没过几十年,安迷修老了,死了。


那会儿地广人稀,人们也只能沿河而居,雷狮顺着河流找啊找啊,很快找到了投胎转生的安迷修。还是绿色的眼睛,还是温柔的笑容。


但是沧海桑田,世界的变化总是比想象得快一点,人类的足迹开始遍布大陆各处,在各地繁衍生息,零星人口在不断迁徙跋涉中壮大成芸芸众生,他们也不再那么依赖水了。


终于,雷狮寻找了几百年,也没有找到他,他们失去了联络。


有一天,雷狮听说女娲在东海遗留一上古宝物,可从其中窥见天下万物,镇在东海龙宫底下,名为山河社稷图。雷狮想,能窥见天下万物,那找个安迷修还不简单?


于是鲤鱼精雷狮,决定把山河社稷图抢到手。


首先,他要变成龙。


 


*


东海龙王,上下五千年,镇守此地,除了被一只猴子拔过定海神针,被一踩风火轮小孩抄过家以外,别无差错。


这两大变故还都是影响华夏大地的事件,他挺过来后还受了玉帝嘉奖。


并且从此安安稳稳过了几千年。


事到如今,他也该功德圆满退休了。


东海龙王,一生清廉,从基层公务员,干到国家干部,临危不乱,治理有方,在种种神仙打架事故中屹立不倒,锦旗挂满卧室,曾参与多次天庭揭牌剪彩,与玉帝数次合影。


这天,他正举着一张相片教育虾兵蟹将,上面他带着大红花,站在玉帝身边,笑得露出八颗牙。他说,你们好好干,也有今天的。


台下掌声雷动。


忽然一个蚌精尖叫着跑进来,珍珠撒了一地,说龙王不好了出事儿了。


龙王摸摸胡须,说,女孩子家家,矜持点儿,咋回事儿啊,来的是猴子还是小孩儿啊?


蚌精说,是个帅哥。


龙王白她一眼,就知道你们小年轻心浮气躁。


然后一声巨响龙宫顶被捅了个通,气势比当年拔定海神针还大。这不,定海神针早被抢了,建筑稳定性越来越差了。


龙王心里咯噔一声,草,晚节不保,又出事儿了。


那窟窿里游进来一瘦高美少年,叉着腰问:“山河社稷图在哪呢?”


龙王气定神闲,露出威武的真身,仰天长鸣,然后开口:“小屁孩,问啥呢?”


又一声巨响,面前那美少年摇身化作巨龙,鳞片金光闪闪,触须在海水里飘摇,体态健硕,长达百米,直接把龙宫的梁柱全给撑断了,其背上张开一双巨大的翅膀,遮天蔽日,龙宫内瞬间漆黑一片。


“老子修炼两千五百年不是来给你讲道理的,山河社稷图在哪呢?”


老龙王心里一惊,草,活的应龙,自己修炼了这么久因为渡不了最后一劫还是个角龙呢,现在年轻人越来越厉害了。


“你要山河社稷图做什么,你要是为祸人间,杀了我也不会给你!”老龙王大义凛然。


“我找老婆。”


年轻的应龙如是说道。


 


*


小蝌蚪找妈妈,应龙找老婆。


安迷修找应龙。


安迷修根据阴阳五行事发现场数据算了三天三天,终于给定位到一个无人的海角,那里悬崖峭壁,环境恶劣,布满洞窟。找不找得到是一回事,打不打得过是另一回事,安迷修一咬牙,觉得干完这票即为民除害又发财,一举两得,值得一试。


买了张特价机票,过去了,然后租了辆车,往目的地开。


那洞窟好找的很,开门迎宾似的就差放两排花篮,安迷修心想,就算是应龙也没这么嚣张的,这可是21世纪,社会主义国家,不能成精不说,藏宝藏还要给国家上税呢。这年头道士不用桃木剑的,那是封建迷信,安迷修带的电击枪和可发射黄符,往洞里一钻,好家伙,来对地方了。


四条龙呢。


……四条。


一条小火龙,角还没长硬,好像是刚从蛟龙变过来的,性格及其暴躁,看到安迷修就吼了声“老大嫂子来了!”,一条长得像蛇,看上去像是渡劫失败似的,眼睛是反色虹膜,应该是没过天劫成了螭,一条倒是角龙,身材娇小看着特年轻。最后那条应龙,气势是真的足,每次呼吸都像呼风唤雨,头顶云层隐隐有雷电,爪下压着光芒四射的神器山河社稷图。


见到安迷修,那应龙忽然收起翅膀,一爪子掀翻山河社稷图。


他变成一个高个美少年,从岩石上走向安迷修,大笑。


“东海龙王那老混蛋诚不欺我!”


 


*


小火龙叫佩利,螭叫帕洛斯,角龙叫卡米尔。


没有一条的名字听起来像在这个故事的画风里。


比起画风的事情,安迷修觉得现在事态发展才是问题最大的,为什么帕洛斯在张罗像闹洞房一样的东西。他是来打龙发财的,不是来结婚的,他是个根正苗红的道士,是百分百不会和龙捻三搞七的。


他看了看雷狮,这条龙的人形真的很帅,那把概率降到百分之九十九吧。


叫卡米尔的角龙开始给他棒读前世今生,听起来毫无可信度。纠缠几千年为他修炼几千年这种故事,于正才会拍。


雷狮看出来他不信,也不急,过来掐着安迷修脖子就往地上一摁,安迷修还以为这龙抢亲不成要杀人灭口,做好了战斗到死的准备。却见周围岩塌土陷,雷狮压着他正不断落入一个深坑里去,周围岩石碎裂巨响不断,安迷修大惊:“你在干什么!”


雷狮道:“是男人就下一百层。”


安迷修气急:“玩什么梗啊你!无间地狱才十八层!”


话音刚落,两人落在一个河滩上,头顶的岩石缓缓合笼,形成一个高耸的穹顶,周围光线极暗,永夜无昼,唯有森森鬼火照亮漆黑冰冷的长河。河上有一桥,桥边矗立几块发着蓝色幽光的巨石,成千上万孤魂野鬼转过头来盯着他两,死寂的眼睛吓得安迷修汗毛倒竖。


龙可上天入地,上得了天庭自然也下得了地府。


雷狮把惊魂未定的安迷修往肩膀上一扛,走到桥边。


“我不从你就要把我扔去投胎你疯了吧!!!问过阎王爷没有!!!”安迷修大喊。


边上有小鬼瞪他们一眼:“投胎别插队。”


雷狮懒得理他们,走到三生石边,把安迷修的手往三生石上一摁。顿时数道光芒从三生石中迸发出来,灵魂入窍般钻入安迷修的身体,他触电似的颤抖几下,忽然白眼一翻,倒在了地上。


孟婆提着小汤勺小跑过来,又好气又好笑。


“他这是肉体凡胎,一个身子装一世人,你让他想起几千年的事情,等于往这身体塞了几百段回忆几百个人,这怎么承受的来嘛。”


“等着吧,醒得来,算运气好,醒不来嘛——”


“我去报备一下,就地投胎了呗。”


 


*


雷狮和安迷修是吵过很多架的,雷狮记得安迷修最常朝他吼的那句话就是:“你把我当成什么了!”


雷狮不能理解,他不知道这是人类思维方式不同,还是他真的做错了。


但他不会承认自己做错。


当成什么人?当然是我爱的人啊,我想做什么,你管得着吗?因为我爱你,因为我想和你在一起,因为我觉得你生生世世都是我的人。


安迷修像睡着了一般,躺在三生石边上,他的眼珠在眼皮底下转动,显示他还没有死去。


“你这样的,我见得多了。”孟婆很平静地看了眼,“小场面。”


爱情不是束缚,你的爱不是对方做选择的理由,“因为我爱你”从来不是自私的借口,道理很简单,人也都明白,但是能做到的,从来就不多。


“没有今天,你可能一万年都想不到,爱是会伤人的。”


“但是,自私会伤人,无私也会。”


孟婆说完,尝了尝自己手中的汤,眼神迷茫了一阵,再回过神来,她已经忘记了发生过的一切,又匆匆回到桥边烧汤了。她不断尝着熬着的汤,不断忘记自己做过的一切,偶尔评价一下人情冷暖,在熙熙攘攘充满爱恨情仇的忘川河边,显得古老而寂寞。


 


*


安迷修猛然睁开眼,给了雷狮一拳。


然后给了他一个拥抱。


 


*


山河社稷图被安迷修送回去了,东海龙王上任几千年平定大小叛乱终于快退休,结果被雷狮捅了龙宫晚节不保,山河社稷图还丢了,其政治生涯蒙上污点。


安迷修明白从基层公务员干到国家级干部多不容易,跟雷狮说行了你也找到我了赶紧给人把东西还了。


雷狮不乐意,我抢来的就是我的,我的怎样都是我的。


安迷修发火了,怎么了我就不是你的,我是我自己的你个倒霉玩意!


他本以为雷狮又要想过去一样用黄色暴力解决事件,并且下定决心这厮要是再干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就分手,雷狮却突然安静了,他没有说话,若有所思。


雷狮说:“行吧,你还回去吧,还完回来结婚。”


 


*


城里的恶性事件停了,应龙神秘地出现,神秘地消失,道士们找不到他踪迹,又不肯承认是自己能力不够,最后都没了声音,去找别的发财路径了。


结婚以后,他两聊天。安迷修说其实过几十年自己就老了。


雷狮幽幽地开口说是啊,其实你就年轻二十年。


安迷修心里警铃大作,说我老了你就不爱我了?你爱的只是我的皮囊!


雷狮说不是不爱你,等你五十岁了老子还是风华正茂美少年,这时候还干你py画面真的很鬼畜。安迷修想骂人但是仔细一思忖是这个道理,于是憋了半天憋出一句,你能不能文雅一点。


雷狮说,巫山云雨都是年轻首领和神女的故事,龙怎么就得干中年谢顶老男人呢。


安迷修终于爆发:“cnm!”


后来安迷修也确实得道成仙飞升了,主要是因为雷狮抗议说,求求你有点上进心,我为了你修炼两千五百年,好不容易找到了你过几十年死了我他妈还要再找你一次,你就不能努力一下?


安迷修想想也是,能让这样的黑社会龙老大挂念两千五百年,自己也是值得的,爱是平等的,于是闭关修炼去了。


七天以后雷狮在外面拍门,别修炼了人生苦短及时行乐,我想跟你上丨床!


 


*


雷狮其实并没有很明白孟婆说的话,如果没有他的自私,确实不会有那场险些让安迷修又死一回的意外,但是,他不自私一回,也不会得到这个和安迷修百年好合的机会。


他觉得快乐就好,没有再思考孟婆的话。


自私伤人,无私亦伤人,但世人有七情六欲,皆非圣人。因此悲欢离合都在上演,万事峰回路转,从不会只有一种结局。


 


 


 


 


*原本参加马术大赛写的,后来不参加辽。不过本来也就是想试试不同风格的,这个写起来还挺快的,晚上下班回去搞搞,本来几个小段子就被拉长成了一个故事,还是很沙雕就对了……


*故事里的孟婆,应该看得出来也是有独立线索的人,是我一个原创故事里的女孩,虽然说喊孟婆,其实就是个少女,有机会会写写她。以后也想写些原创的故事。